2022年8月14日
|
壬寅年七月十七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 >專題詳情
「省工委郵電案」同案的老同學多年後的合照。後排:林坦(左)判刑7年;周淑貞(右)7年。前排:王文清(左)15年;許金玉(中)15年;劉建修(右)15年(出自劉建修《1950年代臺灣白色恐怖檔案》)

敬悼《遠望》榮譽發行人劉建修先生

《遠望》榮譽發行人劉建修先生(1928-2020年),已於5月23日離開我們。

先生關懷社會正義、中國命運,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白恐時期並因政治案件兩度入獄,前後總計坐牢20年;期間曾與陳其昌、即後來《遠望》的創刊人同監。先生剛正堅毅、澹泊致遠,人品高潔;創刊次年,陳其昌遂託付以承接《遠望》出版發行的重任。於是自1988年起,先生長期提供工作空間並自掏腰包,使《遠望》能堅持出刊三十餘年不輟,今已成為臺灣現存最老的統派刊物,持續為臺灣人的福祉、整體中國的命運探尋最好的出路。

《遠望》自2015年10月交由年輕一代接手後,先生退居為榮譽發行人。然先生久於牢獄之災遺留的病痛,後又久經癌病折磨,2017年3月已因病不克參加《遠望》30週年活動。今年5月初,我們看到先生的道別信,即趕往探視。先生身體相當虛弱,滲出的鼻水裡還夾著血絲,卻忍著病痛很高興地跟我們說話。

他說自己只是小魚小蝦,只是當年那段歷史裡最底層的人而已,今天能跟我們講述那段歷史,是因為臺灣真正大寫的中國人全部犧牲了。他提到自己認識的犧牲者,為他們流淚而不能自已,我知道他沒有一滴淚是為自己,一如他在所有自述中,不曾花多少筆墨描述自己遭受的酷刑折磨一樣。他的哭泣不能自已,是因為他所認識的那些大寫的人,其悲壯,無法言傳;而他所受到的感動,同樣無法言傳。劉老自稱為歷史的小魚小蝦、臺灣中國共產黨的底層,不是自謙之詞,而正是因為劉老親眼見過那些大寫的中國人,知道其悲壯,也正因為,他也是這樣的人。

我第一次如此確切知道,為什麼中國人創造出「鯤」「鵬」這樣的比喻、「壯懷激烈」這樣的詞彙,來描繪大寫的人。

雖然病痛,劉老思維還很清楚。我問他,民進黨臺獨派推動的所謂「轉型正義」、民進黨臺獨派將「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並列,對不對?他直截了當說「錯,騙人的!」他批判臺獨的失德不義,還反過來給我們打氣,樂觀告訴我們希望。

不料未及再見一面,先生即已撒手人寰。但,就像復秦(劉老長子)在訃文中所述,劉老「一生堅持的信念是:一、要為人民謀幸福;二、要為民族謀復興;三、要為世界謀大同。」我們感佩他的精神毅力,我感謝認識了他。我們會記得,先生說過他對自己一生走過的路、對自己道德而理智的選擇感到光榮;我們也會時時記得,讓愛國家愛同胞的白恐受難者精神永存。

劉老,謝謝您。一路好走。

遠望代表簡皓瑜、陳威佑、蔡裕榮等敬悼

2020年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