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
辛丑年六月十六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關於遠望

一群白色恐怖受難者,在歷經九死一生之後,心中仍懷理想、仍有大愛,就在1987年創立了《遠望》雜誌,持續發出追求統一、追求進步的聲音。在「左派」及「統派」都遭受誣衊、打壓的臺灣,這群既左又統的老前輩,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們的堅持讓人震撼,令人敬佩。

2015年9月,完成階段性任務的《遠望》前輩,決定把雜誌交給新一代的團隊。接棒的我們,何其榮幸,也何其惶恐。榮幸,是因爲我們獲取前輩信任,願意把歷史悠久、意義深遠的《遠望》交給我們。惶恐,是因為臺灣已被「去中國化」嚴重扭曲。各種民調顯示,支持兩岸統一的臺灣人已不到一成,如何有效反獨促統,實在是艱鉅的大挑戰。

別有用心或是無知者,常把臺灣白色恐怖解釋為「外來政權對臺灣人的迫害」。然而,白色恐怖的真相是:1950年韓戰爆發後,美國基於「遏制中國」的戰略考慮,重新支持原本被它放棄的蔣介石政權。在美國支持下,國民黨大力掃蕩在臺共黨勢力與組織,不但捕殺真「匪諜」,更因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寧可誤殺一百,不願錯放一個,又造成許多冤、假、錯案。

在這些家破人亡的案例中,外省人的比例遠高於臺灣人。從大陸來臺的外省人,僅因與「淪陷區」有地緣關係,即憑空增加了被誣為匪諜的風險。外省人遇害後,常無家人為之申冤、求救。反之,國民黨對臺籍人士則投鼠忌器,儘量寬待。所以白色恐怖與「外來政權」無關,與省籍衝突無涉。真要檢討白色恐怖,不能不檢討國共內戰悲劇,因為前者是後者的延伸。

抗戰勝利之後,臺灣光復,若非國共內戰,兩岸本是一家人。中華民族的復興與強盛,將是兩岸同胞的共同使命與共同利益。無奈國民黨挑起內戰,最終造成兩岸分裂分治,國共成為死敵,連帶波及無數黎民百姓。此一苦果,至今猶存。要重建兩岸和諧溫馨關係,中國非得統一不可。

可惜數十年來,臺灣的中國統一運動並不成功。當大陸的表現越來越受各國肯定時,臺獨分離意識卻越來越強烈。臺灣統派因此必須改弦更張,不能只是坐等統一。目前臺灣的現狀是台獨分離主義意識型態主導全島,認同錯亂、是非顛倒,愛國家、愛民族,支持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年輕新血後繼乏人。長此以往,則統消獨長難以扭轉,兩岸關係日益對立,臺灣人心浮動,而堅持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立場的人們在歷史最需要他們的時候卻愈趨邊緣化,更難發揮正面積極的影響力。

要扭轉此一日趨惡化的局面,我們必須使靜態的「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理想」帶有運動性,成為動態的「國家統一、民族復興運動」,以期臺灣社會內部產生自發的正能量,逐步重建臺灣人民的國族認同、歷史意識、道德價值和人性尊嚴,最終將兩岸關係引回正軌。

我們認為,一本好的統運雜誌,至少必須具備下列三種功能。

第一,發展統一理論,凝聚統派對於目標和路線的共識。沒有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理論,就沒有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實踐。臺灣的中國統一運動除了感性統派,更需要理性統派,不但共同支持中國統一,而且能夠在路線上分工合作,有效反獨促統。於是,我們把《遠望》定位為為此一運動服務的理論性刊物,其主要目標在探討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理論和路線思考。凡有助於讀者認識中國的歷史與現狀、統一的問題與方案、兩岸的政局與走向、統運的形勢與任務、先覺先行者的事蹟與榜樣之高品質作品,都是本刊希望刊登的文章。

第二,對庶民大眾宣揚統一理念,既動之以情,亦說之以理。臺灣統派不乏刊物,但都在輿論主流之外,對社會影響有限。如何針對缺乏民族意識的一般人,宣揚國家統一、民族復興,是比相濡以沫更要緊的大事。《遠望》本身就是國家統一、民族復興在臺灣實踐的一部分。我們期望這本刊物也能發揮引導議題、培養新血的功能。因此,我們一方面發掘推展統一運動應予關注的理論與現實議題,同時也鼓勵有志青年參與本刊的編輯與寫作,進而認識兩岸共屬的中國,啟發歷史意識與民族情感,投入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大業。

第三,提供兩岸精確民情、政情,避免誤解與誤判。現在兩岸關係進入深水區,暗潮洶湧,風雲莫測。兩岸民眾及當局,都需要精準瞭解彼此之輿情、政策。報喜不報憂,或以主觀意願當客觀事實,都會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造成不利的影響。

《遠望》屬於臺灣所有良心之士、兩岸所有關心民族前途的中國人。不分老中青、左中右,只要您關懷中華民族的團結與復興,都是我們合作與對話的同志。在兩岸局勢面臨重要轉折的今日,《遠望》將展現新風格,期盼此一改變,能為雜誌與統運開創新契機。新、舊《遠望》的風貌雖然不同,但目標卻是一致。我們期許自己不辱使命,能在蒼勁的舊幹上,長出生機盎然的新芽。

立足臺灣,胸懷中國,遠望天下。有志之士,盍興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