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4日
|
甲辰年四月十七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1879年以來琉球法律地位始終未定

在第四屆琉球.冲繩前沿學術國際研討會的致辭

作者 | 張海鵬
張海鵬: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長、中國史學會會長,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主任

我首先祝賀第四屆琉球冲繩學術國際研討會成功召開!藉此機會提出我個人對琉球問題的一點感想,向各位請教!

琉球問題正在引起國際上的關注,網路媒體和社會輿論關注的熱度正在上升。明清兩朝與琉球王國建立了緊密的藩屬關係和長達500年的友好來往。福州的琉球館和琉球墓、北京通州張家灣的琉球人墓地等是歷史文化的見證。1879年日本非法地吞併琉球,滅亡琉球王國,成為日本脫亞入歐後走上歐美殖民主義的起始一步,是無視國際法的惡劣案例。日本吞併琉球,清政府表達了抗議,清政府與日本之間為琉球地位談判數年。由於清政府自身處在西方列強殖民地化的過程中,難以有效地聲援和支持琉球人民。今天,我們作為中國學者,有義務表達對琉球人民的關懷,對琉球國家地位的關懷!

冲繩知事玉城丹尼先生與中國駐日大使建立了良好關係。玉城丹尼隨團訪問了中國,到張家灣祭奠了琉球人墓地並且訪問了福州,這些正在激發起琉球人與中國歷史關係的記憶。這是我們十分期待的。

歷史上琉球是一個獨立王國,與明清時期的中國有著緊密的藩屬關係。1879年為日本政府非法強行吞併琉球王國,將琉球改名為冲繩縣。中日兩國為琉球地位進行了數年談判,因甲午戰爭中失敗,中國未能繼續交涉。2013年5月8日,人民日報曾在政治版發表《論《馬關條約》與釣魚島問題》,提出了琉球地位再議問題,引起國際輿論廣泛反應。10年過去了,鑒於東亞以及太平洋地區局勢的不平靜,鑒於臺海地區緊張關係,鑒於日韓兩國緊抱美國大腿,學術界有從戰略上正式提出琉球地位再議問題的必要,為琉球人民伸張正義。

學者認為,1879年前的琉球是一個獨立王國,有明確的地理位置、人口和語言文化,有一千多年的發展歷史。自明朝初年以後,與中國建立了緊密的宗藩關係,長達500多年。中琉之間的宗藩關係,就是琉球王國新王繼位,要接受中國皇帝的冊封。這種關係不同於西方的殖民體系,不同於炮艦政策,實質上是文化認同關係,是中國在政治、經濟、文化、對外關係方面幫助琉球王國的發展,朝貢關係實質是經濟貿易關係。中國從來沒有對琉球施加武力,在琉球沒有一兵一卒,沒有中國官員在琉球常駐,中國政府不干預琉球的內政和外交。琉球官方紀年採用中國皇帝年號,官方記載採用漢文,是琉球自己的選擇,是一種文化認同關係。

到了近代,琉球王國與美國(1854)、法國(1855)、荷蘭(1859)分別簽署了修好條約,建立了外交關係,清政府表示了支持。條約文本分別用中文與英文、中文與法文、中文與荷蘭文寫成,簽署時間,琉球署的是清朝咸豐年號。這些簽約表明,從現代國際法的觀點看,在國際關係上,琉球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簽約行為完全符合國際法。這說明,琉球王國不僅在前近代是獨立國家,進入近代,琉球也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

1879年,日本政府以武力將琉球國王從那霸押解到東京,宣布廢除琉球國,改為日本的冲繩縣。在沒有任何藉口的情況下,以武力消滅一個獨立主權國家,日本政府的行為是非法的,是違反國際法的,與西方的炮艦政策是相同的。琉球國王沒有在滅國的檔上簽字,多次向清朝政府請求援助。清政府自顧不暇,未能有效出手援助。但清政府從來不承認日本吞併琉球。中日兩國之間談判琉球地位問題數年之久,未達成協議。甲午戰爭,中國失敗,中國方面就無從談論琉球問題,琉球地位問題成為懸案。

結論是明確的:1879年日本吞併琉球是非法的,是違反國際法的。《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兩個最重要的國際法檔都否定琉球是日本的領土。即使《舊金山和約》也沒有承認琉球是日本領土。1972年,日美私相授受,日本重置冲繩縣,並未解決國際法上有關琉球獨立主權地位問題。美國雖然放棄了對於琉球群島的行政管轄權,並沒有承認日本對琉球享有主權。

根據美國在簽訂《舊金山和約》時發明的毫無國際法根據的「剩餘主權」概念,日本將擁有除去行政管轄權以外的「剩餘主權」。因此1972年美國放棄對於琉球群島的行政管轄權,而不需要再承認日本對琉球的主權。當然這種放棄行政管轄權而不剝奪日本對琉球的「主權」的安排,完全違反《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因而也是非法的、無效的。因此琉球的法律地位從1879年以後始終處於被非法滅國、迄今未定的狀態。

琉球問題,也是日本前任首相村山富市談話中的「殖民地問題」。琉球王國被吞併成為近代日本第一塊海外殖民地,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歷史罪責。清算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責,要與處理琉球問題聯繫起來。

琉球主權未定,這是二戰後處置的遺留問題,中國作為國際條約的參與國,作為戰勝法西斯國家的不可替代的成員,作為聯合國發起國和常任理事國,有權過問,提出琉球問題絕非干涉日本內政。原則上,琉球問題是國際問題,不是日本國內問題。

今天提出琉球問題,必須基於中琉之間超過五百年的歷史情誼,負起1879年日本併吞琉球時我們當時難以顧及的歷史責任。這也是《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賦予中國的責任。

我期望這一次琉球冲繩學術國際研討會取得圓滿成功!期待各位學者在涉及琉球冲繩的歷史和法律、文化與國際關係各方面貢獻真知灼見,期待我們在琉球冲繩學術問題上取得更為豐富的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