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6日
|
甲辰年五月十正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假「復歸」,真殖民

「琉球處分」150週年

作者 | 友知政樹
友知政樹:冲繩國際大學經濟學部教授

距今150年前的1872年,日本蠻橫地逼迫當時獨立的琉球國成為「琉球藩」。琉球國拒絕接受此等無理要求,日本便單方面將琉球國王封為「琉球藩王」,並以此為藉口,在1879年「廢琉球藩改設縣制」的任意表述下,實施不屬於「版籍奉還」的「廢藩置縣」版籍奉還,係1869年日本明治政府採取的中央集權措施,由原屬日本的各藩主宣示將領地(版)與人民(籍)歸還於中央朝廷。琉球王國既然不接受1872年日本的「第一次琉球處分」(日本廢除獨立王國琉球國,將之納入領土為「琉球藩」),抗議日本單方面以國內行政措施擅自改變一個獨立國家的國際地位,因此琉球王國與日本領土內受分封的藩主地位不同,故日本併吞琉球不應視為「版籍奉還」。(即所謂「琉球處分」),斷然以武力侵略、吞併琉球國。這一連串的暴行從1872年開始持續到1879年,因此2022年到2029年為日本併吞琉球國之暴行150週年。

距今正好50年前,日本透過美日密約(譯者按:指1972年的《關於琉球群島及大東群島的美日協定》)再度併吞琉球,當時距1872年的日本暴行恰好100年。在這100年間日本曾發動一場亞太地區的大規模戰爭,這場侵略戰爭正是從150年前所謂「琉球處分」時期開始的。日本在殖民琉球時推行「皇民化」同化政策,卻在冲繩戰役中將琉球作為棄石無情犧牲;日本戰敗後暫時中止對琉球的殖民統治。但就在1945年日本戰敗後,在日本從屬於美國的新結構下,美國也加入了壓迫琉球的行列。從1947年的「天皇口信」1947年9月19日,裕仁天皇派宮內廳御用掛(天皇的機要祕書)寺崎英成向盟軍最高司令部政治顧問遞交「天皇口信」,表示:日方希望美軍繼續駐紮在琉球群島以保護日本免受蘇聯威脅,只要美軍同意琉球群島的主權繼續歸屬日本,日本即同意以長期租借之方式,讓美軍在琉球群島維持軍事基地與軍事部署。「天皇口信」長期以來作為日本政府的最高機密,近期才由學者從美國檔案中發現並披露,作為天皇干政、出賣琉球的重要史料而為世人所知。參見W. J. Sebald for General MacArthur, 20 September 1947; Enclosed in Sebald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Emperor of Japan’s Opinion Concerning the Future of the Ryukyu Islands” (GHQ/SCAP Dispatch No. 1293, September 22, 1947), https://ryukyu-okinawa.net/pages/archive/emp1.html中我們能清楚看到曾不為人知的內幕:日本以犧牲琉球(冲繩)為代價即同意美軍繼續占用琉球以部署軍事基地。完成表面的「日本獨立」(譯者按:指1952年的《舊金山對日和約》);作為交換,美軍獲得對琉球的支配統治權並將其打造為軍事要塞。1972年,日、美兩國政府又透過密約(准許美軍「再度向冲繩部署核武器」並擁有「駐冲繩美軍基地不限期的自由使用權」)再度併吞琉球(再殖民化)。

1972年開始的50年間,更準確地說,應該是1872年起算的150年間,琉球人一直被日本蒙騙、殺戮,有時也被蠱惑、控制。然而,日本不是琉球人的祖國,琉球人的民族根源在琉球群島上。對琉球人來說,日本領土既非「本土」更非「內地」。琉球人的祖國是琉球國,琉球人的「本土」是琉球島弧上的各個島嶼。琉球人迄今將日本稱為「內地」,意味著將琉球各島嶼視作「外地」(譯者按:日文「がいち」,即「殖民地」或國外),我們應該停止這種不合理的稱呼。

50年過去了,琉球的軍事基地問題沒有得到絲毫解決。不僅如此,情況還在進一步惡化:美軍對琉球女性施暴事件,大型直升機墜毀事故,美軍強行部署魚鷹式運輸機美軍研發的MV-22魚鷹傾轉翼飛機,多次發生零件掉落、迫降、墜毀等危害琉球居民區的大型事故,琉球人民屢次要求美軍撤除魚鷹機,均遭無視。,美日完全無視〔冲繩〕縣民投票結果一意孤行建設邊野古新基地,日本在琉球南部開採含有人類遺骨(譯者按:指二戰末期沖繩戰役犧牲者的遺骨,其中包括死於戰火的琉球人)的砂土,基地泄漏的PFOS和PFAS有毒物質污染45萬名琉球人的飲用水等,軍事基地帶來的問題不勝枚舉。

「復歸」這種「暫時避難」在二戰後美軍占領琉球期間,由於琉球人無法忍受美軍的各種暴行,又被日本刻意誤導而誤以為只要琉球「復歸」日本,便可受到日本「和平憲法」保護,美軍基地就必須移出琉球群島。因此,許多琉球人為了減輕美軍基地的壓迫,不得已而將琉球「復歸」作為一種「暫時避難」的手段而予以支持。的計策已然失敗,琉球人民的期待落空,內心的不安不幸地也成為現實。今後的10年、20年、50年甚至100年,作為日本中央集權下的殖民地「冲繩縣」,我們琉球人真的能恢復過往和平且富饒的島嶼及生活方式嗎?所謂「復歸」真的解決問題了嗎?回顧過去50年,我們已然清楚:解決問題的可能性為零。從1972年到現在,經過了50年,每個琉球人都該〔就上述問題〕捫心自問,並且誠懇地面對以下事實:期望以「復歸」解決軍事基地問題的可能性為零。我們琉球人迄今仍被日本所蔑視、仍被日本當作殖民地而支配統治著。

現在是時候尋求轉變運動的方法了,想要解決以上種種問題,除琉球獨立外再無他法。對琉球來說,獨立運動是去殖民化運動、恢復主權運動,更是恢復被剝奪的和平且富饒的島嶼的人權運動。獨立運動並非反日、反美運動(譯者按:因為琉球本就不屬於日、美),「獨立」也不等於「孤立」,正是因為獨立,我們才有機會成為互相攜手的、真正平等的朋友(譯者按:指琉球和日、美殖民者的關係)。琉球獨立運動體現了「琉球雜炒」「チャンプルー」,琉球語,一種將多種食材混合炒製而成的琉球特色菜餚,意味著多元與包容。和「四海之內皆兄弟」「いちゃりば兄弟」,琉球語,直譯為「見面即為兄弟」,即《論語》所言「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的寬容性,以及「好生之德」「命どぅ寶」,琉球語,直譯為「生命是至寶」,即中國人所言「好生之德」。此為琉球諺語。1879年琉球王國末代國王尚泰在被日本武力押送至東京前,亦引用此諺發出感嘆,愛好和平的琉球民族終究抵擋不住日本百年來持續不斷的覬覦與侵略,希望還能保住琉球民族的一線生機。和「空手道中無先手」「空手に先手なし」,直譯為「空手道中無先手」,即空手道不先挑釁對方的原則,出自琉球著名的「近代空手道之父」船越義珍(1868—1957)的「松濤二十訓」。空手道是琉球人由中國引入而成的徒手搏擊術,原名「唐手道」,故其精神亦源自中國武術。的和平精神。此外,以獨立為目標的運動,意味著琉球將不再繼續依賴美國和日本,事實上正是美、日將我們厭惡的軍事基地強加在琉球群島上,依賴著琉球群島的土地。美、日應該停止這種不對等關係,停止軍事部署,終結軍事化帶來的悲劇,將寧靜和平的島嶼還給琉球人民。讓我們以平等的關係重新相遇、重新開始我們的新未來。

琉球民族獨立綜合研究學會(ACSILs)自2013年5月15日創立以來,透過舉辦研討會、專題討論會和公開活動、發行學會雜誌、在聯合國展開活動、培育人才等方式,推動和發展琉球的獨立運動。此外,學會從今年開始取消年費規定,改以捐贈方式維持運作。這是我們擴大琉球獨立運動範圍的新舉措之一。

琉球人民,現在正是「振作精神、奮起」「ひやみかちうきり」,琉球語,指「振作精神、奮起」。的時刻,讓我們同心協力共創琉球應有的未來吧!正如琉球民謠〈鳳仙花〉(てぃんさぐぬ花)的歌詞所寫的那般:只要向前看,我們就能做到。我們琉球人和我們琉球島弧上的各個島嶼都具備這種力量。讓我們拿回被奪走的主權,讓我們作為獨立的國家,為世界和平盡責!所有的琉球人民呀,振作精神、奮起努力!

首里城數百年來做為琉球國王宮,既是琉球的政治中心,更是琉球民族的象徵。多次毀損又重建的首里城彰顯琉球人在日、美雙重殖民下的不屈精神。(圖片取自首里城公園臉書)

首里城數百年來做為琉球國王宮,既是琉球的政治中心,更是琉球民族的象徵。多次毀損又重建的首里城彰顯琉球人在日、美雙重殖民下的不屈精神。(圖片取自首里城公園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