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2日
|
甲辰年三月十四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1949年後臺灣對琉球政策的演變(下)

作者 | 石佳音
石佳音:《遠望》雜誌總編輯
【編按】

作者為《遠望》總編輯、中華琉球研究學會理事長。本文發表於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北京《戰略與管理》雜誌社於2016年5月15-16日聯合舉辦之「第二屆琉球.冲繩前沿學術問題國際研討會」,後收入《戰略與管理》2016年第6期「琉球問題」專號,頁45-55。此處轉載略有刪改,主要刪除了附錄的五項臺灣外交部的備忘錄、談話及聲明。

四、民進黨主政後的變化

國民黨在1971年失去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後逐漸放棄統一目標,轉為獨臺,但並未改變對「琉球地位未定」的基本立場,始終不承認日本領有琉球。即使在李登輝當政的時期,這個立場也未改變。但是,主張臺獨的民進黨在 2000年初次執政後,「去中國化」逐漸成為主流,臺灣的內外政策越來越親日反中,於是對琉球政策也開始悄悄地轉變。

(一)對日本領有琉球給予事實承認

民進黨基於臺獨立場,不但支持日本繼續統治琉球,更希望藉由琉球再度將臺灣與日本的勢力接合,以對抗中國大陸。2000年起,陳水扁在兩任八年裡,採用漸進方式,逐步推進其依靠美日的臺獨路線。民進黨不經由立法程序,由其外交部內部黑箱作業,先在2006年5月30日將「中琉文化經濟協會駐琉球辦事處」改名為「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駐琉球辦事處」,將原先臺灣單獨派駐琉球的代表機構改成駐日代表機構的下屬單位;然後在2007年2月 1 日又將「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駐琉球辦事處」改為現名「臺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那霸分處」。僅僅8個月間,民進黨政府分兩階段偷梁換柱,把駐琉球代表納入駐日代表之下,再把「琉球」二字取消。此舉形同對日本領有琉球給予事實承認。2008年國民黨再度執政,但馬英九也未再變更回來,等於默認了陳水扁的對琉政策。目前臺灣外交部網站上的地圖即將琉球列在日本的領土範圍內。但是,由於臺灣迄今沒有發表過任何官方正式聲明放棄「琉球地位未定」立場,因此此一問題目前仍處在模糊狀態。

(二)藉琉球拉近臺日關係

由於馬英九放任臺灣社會繼續綠化,李登輝、陳水扁煽起的「去中國化」在馬任內繼續深化,文化臺獨已經惡化成為「再皇民化」,美化殖民、懷念殖民成為風潮,「中國」被嚴重污名化。結果,從2014年3月的「太陽花學運」開始,臺獨聲勢一路看漲。該年年底「九合一」選舉國民黨大敗以後,民進黨地方縣市長立即利用行政資源加強與日本和琉球親日派的聯繫。其中,桃園市長鄭文燦一方面立即下令重修號稱日本本土以外保存最完整的「桃園神社」,另一方面利用其「臺灣琉球協會」(Taiwan Okinawa Association)理事長身份,經常訪問日本、琉球。該協會現由最接近琉球群島的宜蘭縣縣長林聰賢接任理事長,隨即在今年9月6日成立了「宜蘭縣駐沖繩辦事處」,將更積極恢復琉球與臺灣在日據時期的緊密關係。

今年大選後,民進黨首次「完全執政」。立法院新會期一開始,民進黨立委就推動成立「臺日交流聯誼會」,以國會交流的方式與施行議會內閣制的日本加強關係。5月6日,臺日交流聯誼會成立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岸信夫特別偕同5位日本自民黨眾議員來臺參與,表示要建立更強而堅固的臺日「兩國關係」。至於民進黨總統蔡英文,她原本就與安倍晉三等日本右翼政客關係密切,在 5月20日的就職典禮上,日本各界更組成252人的龐大慶賀團來臺參加,其中包括「大臣級」的古屋圭司等 12 名國會議員。蔡更任命民進黨內天王級的前行政院長謝長廷擔任駐日代表。相比於兩岸之間的「熱線」已經中斷,民進黨政府在上台第三天(5月23日)便宣布建立臺日之間的「熱線」。臺日關係熱火朝天,據說將建立「准同盟」關係。(蔡錫勳,2016)以上這些事態的發展,使臺獨政客越發無所忌憚。

就在中日在東海關係日趨緊張的當下,李登輝宣布將於7月底到琉球群島距臺灣最近的城市石垣市去演講,談「有關石垣島和臺灣的歷史連結、臺灣人移民、臺日交流願景等議題」。彷彿是要為李登輝訪問八重山群島暖身,民進黨屏東縣政府在6月26日結合日本人及親日琉球人,在臺灣舉辦「臺日和解」活動。他們藉著從日本角度敘述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肯定「琉球自古屬於日本」,並打造臺灣、琉球、日本「三位一體」的關係。此一活動目前還是由屏東縣主辦,多少帶有測試水溫的性質。但已可看出:臺獨和日本右翼想要重演19世紀時日本沿著琉球擴張到臺灣的戲碼。

二二八事件中,琉球人青山惠先於基隆失蹤。其子青山惠昭向二二八基金會申請賠償,今年2月17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應賠償600萬元,二二八基金會則放棄上訴,此案就此確定。臺獨先藉著此案而將琉球人與臺灣人一起打造成「中國政權」的受害者,若再加上扭曲牡丹社事件的「臺日和解」,則琉球將成為臺獨強化「媚日反中」心態的工具。

在未來蔡英文執政期間,臺獨和日本軍國主義必將加緊合作,使臺灣和琉球更加深陷戰爭與再殖民的陰影之中。「琉球地位未定」論的拋棄,只是時間問題。

四、 結語

日本在1879年併吞了琉球。清政府本於傳統天下秩序的倫理,力圖為琉球王國存國、存祀。在 1880-1887 年間與日本就琉球問題進行交涉時,雖然面臨日、俄聯合夾攻之重壓,仍未承認日本併吞琉球。只是礙於國力不足,無法完成《中庸》所言「繼絕世,舉廢國」的目標。(張啟雄,1989)但琉球問題在法理上一直是中日關係裡的懸案。

日本自從併吞琉球後,便以其為跳板,在1895年竊占釣魚島、逼迫清廷割讓臺灣。從此日本持續擴張,直到1937年全面侵華,1941年挑起太平洋戰爭。1945年日本戰敗前,《波茨坦公告》規定日本主權限於四大島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但美國在1972年未經其他二戰盟國同意,便將琉球「返還」給日本。此舉不但違反《波茨坦公告》,也等於再度承認日本在19世紀併吞琉球為合法。

琉球在二戰後被美國作為軍事基地,後又重歸日本之手,使其成為美日長期威脅東亞和平的工具,也使琉球人民長期陷於戰爭陰影之下。臺灣當局曾公開反對美國將琉球「返還」日本,迄今尚未正式在法理上承認日本領有琉球。兩岸中國人應正面看待臺灣過去曾長期堅持的「琉球地位未定、中國有權過問」的立場,既保護琉球人的福祉,也維護中國人的權益。近年來,大陸學者已開始注意接續、強化此一固有立場。(張祖興,2015)

鑑於民進黨二度執政後,其臺獨路線勢必再次損傷琉球人及兩岸中國人的長遠利益,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去年在抗戰勝利70週年之際,為了遏止日本軍國主義再起,反制日本在琉球及臺獨在臺灣推動的「再皇民化」,並為了發掘琉球與中國的歷史連結,重建中琉之間的傳統友誼,我們在臺灣發起成立了「中華琉球研究學會」(Chinese Ryukyu Study Society)。我們衷心希望:兩岸中國人能與琉球朋友聯手,宣揚、爭取琉球人的自決權,以抗衡美日霸權,維護東亞的長久和平。(完)


參考書目

中國社科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主編,2010,《日據時期臺灣殖民地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北京:九州出版社。

丘宏達,1975,《關於中國領土的國際法問題論集》,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石源華,1994,《中華民國外交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米澤晉平,2011,《戰後中華民國政府對琉球政策之研究》,政大政治學系碩士論文。

何義麟,2008,〈戰後在臺琉球人之居留與認同〉,《國史館學術集刊》18(2008.05.05):158。

吳東之主編,1990,《中國外交史:中華民國時期,1911-1949 年》,鄭州市:河南人民出版社。

阿部由理香,2010,〈戰後初期在日臺灣人的國籍變更問題:以澀谷事件的考察為中心〉,載於中國社科院臺灣史研究中心主編,2010:403-409。

胡煥庸,1945,《臺灣與琉球》,重慶:京華印書館。

張祖興,2015,〈二戰後有關琉球問題的處置〉,發表於「中國國際法學會學術年會」,廣州中山大學,2015年5月10日。

張啟雄,1989,〈論清朝中國重建琉球王國的興滅繼絕觀:中華世界秩序原理之一〉,載於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實行委員會編,《第二回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報告──琉中歷史關係論文集》,那霸:琉中歷史關係國際學術會議實行委員會,1989,頁 495-519。

張鈞凱,2012,《世代與時代:1970年代臺大保釣與學生運動》,臺大政研所碩士論文。

梁敬錞,1973,《開羅會議》,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黃自進,2012,《蔣介石與日本:一部近代中日關係史的縮影》,臺北南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劉少東,2011,《日美冲繩問題起源研究(1942-1952)》,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

劉少東,2015,《二戰前後的冲繩問題及中日美關係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

蔡璋,1951,《琉球亡國史譚》,臺北:正中書局。

蔡錫勳,2016,〈蔡英文政權下臺日關係〉,臺北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