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日
|
辛丑年十月廿八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時論短評 > 正文

美國監獄是冠狀病毒安全舒適的繁殖基地

作者 | 執著過客行
執著過客行:退休人士,曾旅美多年。
2020年12月20日 #新冠疫情  

2020年12月18日,紐約時報刊載Nathaniel Lash(紐時言論版作者及圖像編輯)所寫的The Coronavirus Has Found a Safe Harbor〈冠狀病毒找到避風港〉。該文指出:美國全國各州監禁短期、輕罪犯人的監獄,已經成為社區傳染病毒的輸送帶。

美國保守、缺乏容忍的白人領導階層,在處理社會問題的習慣,就是把犯罪的人(通常就是窮人及少數民族),不管罪行有多輕,社會所需負擔的責任有多大,一股腦地就往監獄裡推,眼不見為淨。社會學家稱這種現象為「古拉格現象」,也就是史達林處理政治犯那一套。東西方雖然表面上看是一場「上帝對魔鬼」的對抗,其實作法之雷同,令人不免會心微笑。

美國監獄拘禁的犯人,按人口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其他沒有任何一個形態的社會或經濟制度可以相比。當然美國駐臺灣辦事處(AIT)也不會餵這種資訊給臺灣人民!

一車車的犯罪人被送往塞滿人的短期監獄之後,新冠病毒就找到了安全舒適的避難所及攻擊陣地,再由被釋放出的人、探望者、獄吏,忠實地傳向外面的廣大社區。

新冠病毒在美國肆虐,不止是因為政府領導者無能、部分百姓極端愚蠢,另外也突顯出長期存在的社會問題:貧富懸殊、種族歧視、冷血的社會安全制度,以及用監獄來處理社會問題(跟新疆維吾爾區比,不知孰優?)才會造成今天疫情不可收拾的局面。

所以,親不親美是個人嗜好問題(像吃東西),但是深入了解美國則是個人推掉不得的責任,尤其對那些把身家性命都交給美國的社會,如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