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6日
|
壬寅年七月十九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統一與中國 > 正文

臺獨歷史教育的建構史

作者 | 潘朝陽
潘朝陽: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東亞學系榮退暨兼任教授、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主席。

日據臺灣50年(1895至1945年),日本帝國殖民主義豢養了一批「皇民化臺灣人買辦漢奸階級」,如辜顯榮、陳中和、蘇雲梯及雲英兄弟、吳德功、顏雲年等。他們投靠、協助日帝在臺灣屠戮迫害臺灣人,並且獲得日帝賞予的漢奸特權,以幫兇角色而扶搖變身為日本殖民者的狗腿鷹爪,擁有工商業和田地等豐厚資產,在日據50年間,騎在臺灣人民的頭上作威作福,自誇為「有力者」。日據時代臺灣人民受到兩重壓榨剝削,一是殖民者日寇,另一就是這些皇民化臺灣人買辦漢奸階級。

1945年日本戰敗,臺灣光復,回歸祖國。中國人民終於擊潰一百多年來的歐美列強和日本侵華勢力而獲得國家統一。臺灣光復,臺灣人民出頭天,臺灣漢奸階級頓失殖民主子的靠山,這些漢奸在當時就已試圖抗拒光復而搞臺獨活動。同時,也配合日寇在離臺之前搞亂臺灣金融財政,破壞臺灣已經極度衰敗崩潰的經濟,製造臺灣社會的紛擾和不安。1947年,島內的日本殘留勢力、漢奸臺人、回臺的臺籍日本兵以及當時在臺灣社會流竄的羅漢腳,趁著臺灣人民的不安、不滿而鬧出了臺灣第四次民變──「二二八」(前三次是清代的朱一貴、林爽文、戴潮春之變)。藉此次民變,這些拒絕回歸祖國的臺籍漢奸在島內始播了「中國人是中國人,臺灣人是臺灣人」的分裂中華民族共同體的臺獨種子。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來臺灣,兩岸開始分治。國府在臺灣進行土地改革,包括三七五減租(1949年)、公地放領(1951年)、耕者有其田(1953年)等。於是,臺灣廣大農民始有自己的耕地而翻身成為獨立自主的自耕農。但相反地,很多或絕大多數皇民化臺灣人買辦階級,本身就是日據50年來的壟斷土地資產的大地主、大業戶,其田產在中華民國政府的歸土還農的政策下,被原本受其長期刮骨吸髓而形同農奴的佃農取得,因而對國民政府產生仇恨。於是,這些本來就媚日事寇的皇民化臺灣人買辦漢奸階級,有些去了日本、美國,有些留在臺灣,有些還滲入國民黨內。他們心懷一個長期的復仇革命目標,要推翻消滅從大陸來臺、屬於「中國民族」的中華民國政府,再建立一個親日的、以日本為父母國或宗主國,並由日本主子垂愛的「臺灣民族」之臺灣國。

在此背景之下,親日媚寇的皇民化臺灣人買辦階級及其族裔,從此始,於政界、學界、教育界、宗教界、文藝界、商界,展開了有圖謀有規劃有步驟的「去中國」的臺獨革命建國運動。

他們的首要理論基礎是「臺灣地位未定論」,不承認或否認中國光復臺灣、收回臺灣的合法性;再則是「悲情的臺灣人(民族)論」,試圖依據建構主義來建立「臺灣民族觀」;再炮製「『二二八』中國人外來政權在臺屠殺臺灣人論」,由此虛擬中國統治臺灣是一種殘暴殺戮型的「外國人政權」,使臺灣人仇視排斥外省人,製造臺灣內部人民間之仇恨、對立和矛盾;還強調「多元的臺灣文化論」,欲圖解構中華文化是臺灣文化主體之事實。

由於革命建國必須靠著思想和意識形態的改造和教育,於是必須先奪得政權。有了國家機器,方有實質力量進行革命建國。基於這樣的方針,所以臺獨兵分兩路分進合擊。首先有「臺灣民族建構論」的史著問世,即王育德的《臺灣:苦悶的歷史》和史明的《臺灣人四百年史》,成為臺獨的臺灣民族主體建構論的聖經。他們宣揚臺灣島的主人是新興的臺灣民族,是由多元文化和種族混合相融形成的。所以,臺灣人不是中國人,臺灣文化不是中國文化;「漢族」或「中國人」雖然是「臺灣人」的一種成分,但是由於臺灣的多元種族的相混,所以臺灣人的漢系血統或基因當然與大陸的漢族不一樣。再者,臺灣具有多元文化的內容;臺灣文化是多元文化綜合而形成的新興文化體系,「漢文化」(「中國文化」)也只是其中一個成分,而且還不是進步的成分。更重要的是:他們認定「戰後」(只稱「終戰」,不承認「光復」)從大陸來臺的「中國人政權」是一種專制、暴力、黑暗、腐敗的外來政治文化體。基於「臺灣民族」立場,臺灣人必須推翻或驅逐外來的具中國性之國體,建立屬於臺灣民族自身的「臺灣共和國」。以上即臺獨建國的基本思想綱領。

但臺獨還必須奪取政權,才能以國家機器的力量來進行徹底的國體和民體之改造而建國。於是李登輝潛伏於國民黨,以極端的忍者之功,長期坐板凳二分之一,伺機竊取大位,再從文化、教育、思想等領域推展媚日去中的臺獨工程。1988年蔣經國突然逝世,李登輝以副總統而接任總統及國民黨主席,便從1994年開始顯露媚日臺獨的本質。該年他藉接受日本極右派作家司馬遼太郎的專訪,在日本右翼分子面前大嘆「身為臺灣人的悲哀」,意思是:臺灣被中國人統治了,因此他這個認同日本人之臺灣人的內心深覺被母國日本拋棄的悲情。接著,他又接受臺獨大報《自由時報》訪問,正式赤裸裸地歌頌日寇殖民統治臺灣的種種「現代化建設」之「德政」,且居然認為日人在臺灣的屠殺罪行是為了「懲治土匪而安定臺灣」。1995年,他又透過《自由時報》集合了當時搞出「告別中國大遊行」的臺獨學者、日本右翼學者、支持臺獨反中的他國學者,及日據時代臺灣總督之後人,舉辦了規模盛大的「馬關條約一〇〇──臺灣命運的回顧與展望」國際學術研討會。這個大會之目的,是李登輝正式以「元首」之尊,透過該會議及他接見與會學者,宣告日本在乙未年入據臺灣,對臺灣而言實是恩典──使臺灣告別中國,讓臺灣在日本殖民治理之下得到「現代化」的光榮。

這一系列的舉措,顯示李登輝掌握了國家機器而且穩定其權位之後,他深層的皇民化臺灣人買辦漢奸的臺獨建國圖謀之本質,終於揚帆出港。李氏正是媚日臺獨集團布建在國民黨內部長期潛伏的人物,他的任務就是奪得國家機器,並從政府內部發動臺獨教改之鉅大工程。

1996年,李氏延攬杜正勝為臺獨歷史教育的設計師。杜某建構了一種以空間概念扭曲時間概念的所謂「同心圓史觀」,此種史觀以「臺灣史」為內圈主體,而把中國推到外圈成為客體,於1997年將此種分開臺灣和中國的臺獨歷史教育編寫成《認識臺灣》課程(包括〈社會篇〉、〈地理篇〉、〈歷史篇〉),在國中正式推出。此即臺獨教育對臺灣青年學子洗腦的「始業式」。

1997年杜正勝以「同心圓史觀」編寫而成的《認識臺灣》課本,首先推行於國民中學,自此多家書商紛紛以此為編寫教材的典範。

1997年杜正勝以「同心圓史觀」編寫而成的《認識臺灣》課本,首先推行於國民中學,自此多家書商紛紛以此為編寫教材的典範。


國中生會升上高中,所以臺獨政權堅定地繼續推動臺獨歷史教育,仍然依據「同心圓史觀」而在陳水扁執政的2004年推出高中「九五暫綱」。這個課綱即高中歷史教育的第一個臺獨洗腦教育,陳某以杜正勝為教育部長,強勢地在高中執行;2006年,再予修訂成「九八課綱」。從「九五」到「九八」,高中歷史教育是三段式設計:先是《臺灣史》,再是《中國史》,最後是《世界史》。在臺灣史的課文中,突顯「中國是中國,臺灣是臺灣」的分裂史觀,同時在課文中淡化臺灣的中國性而增強國際勢力在臺殖民性和日本性。在兩蔣時期的歷史教育中,中國歷史不稱為《中國史》,而是《本國歷史》,陳水扁臺獨政權的高中歷史教育將「本國」改稱「中國」,一字之易,就將中國從「本國」異化為「他國」。在《中國史》課文中,舉凡重要史實之敘述,均將帶有中國認同的「我國」改為「中國」,譬如:「中國唐朝」,而不是「我國唐朝」。

透過歷史史觀的變易,就可改變國民對國家的認同。臺獨政權及其御用學者深悉「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的道理,也深悉史冊中一字之或褒或貶以及一句之或黑或白之敘述,可決定國家和民族的夷夏之分。臺獨政權從李登輝到陳水扁,正是將以華夏為本質的歷史教育轉變成以夷狄為本質,「以夷變夏」地改變了臺灣人。

馬英九是一位政治警覺性和憂患意識極低的政客。他以為民進黨只是單純的代議民主之下的選舉型政黨,而不能認清它們一直是一個媚日仇中、要消滅中華民國並有計畫地進行刈除臺灣島內中華文化和歷史的皇民化臺灣人買辦漢奸之革命黨。馬氏在就任總統後居然繼續任用臺獨學者出任教育部長,繼續沿用陳水扁製訂的臺獨課綱來編寫臺獨性質的歷史教科書。後來固然稍能察覺,禮請王曉波教授參與課綱修訂,但其他小組成員居然還是臺獨學者,結果王曉波有如虎落平陽被犬欺,必須耗費心神去對抗臺獨勢力。此種荒謬悲哀的情形延續到吳清基擔任教育部長後,雖稍有改組,但不能除惡務盡,小組內仍然獨焰甚盛,修訂出來的「一〇一課綱」依舊是「臺灣史─中國史─世界史」的架構,以臺灣史為國史而以中國史為外國史的臺獨史觀的形態並未能革除。馬政權成了臺獨的附庸執行者,抑或馬政權根本就欲圖建立「華獨」或「獨臺」的歷史教育?因此,從李登輝開始推行臺獨史教育以來,臺灣的國中和高中的歷史教育,就一直都是臺獨教育。

馬英九直到其執政末期,才驚覺臺獨教改已成功地使青年世代成為教育體系自幼培育的「建構獨」(即蔡英文誇稱的「天然獨」)。馬英九雖然將臺獨課綱「微調」成「一〇三課綱」,但因蔡英文藉反服貿事件和太陽花暴動而奪取政權,她就任後悍然作廢馬政府的「微調課綱」,歷史教科書重新回到「一一課綱」,臺獨史教育再次取勝。

「一〇三課綱」與「一〇一課綱」比較圖。2015年,馬英九將「一〇一課綱」微調成「一〇三課綱」,蔡英文於2016年就任時悍然將此微調案作廢,歷史教科書重新回到「一〇一課綱」,臺獨史教育再次取勝。

「一〇三課綱」與「一〇一課綱」比較圖。2015年,馬英九將「一〇一課綱」微調成「一〇三課綱」,蔡英文於2016年就任時悍然將此微調案作廢,歷史教科書重新回到「一〇一課綱」,臺獨史教育再次取勝。


蔡英文執政後,由學官兩棲的臺獨人物掌控教育部,開始制訂「一八課綱」。依據此課綱編寫的教科書已於今(2019)年9月推出。與李扁時代最大的不同,是「中國史」完全除去,變成「臺灣史─東亞史─世界史」。臺灣史的課文,是先前臺獨史觀臺灣史之晉級版,大力宣揚臺灣地位末定、臺灣民族主體性、日據殖民文化在臺優勢性、以臺灣作為「我國」的主權性、南島語族與臺灣民族的同根性,並淡化臺灣歷史中的華夏道統(譬如將孔廟歸入臺灣民俗宗教類)。雖然他們狡辯說東亞史中仍包含以主題形式呈現的中國史,但這是欺騙世人的謊言。在新版教科書的東亞史中,「中國」不但是「外國」,而且它只是知識「材料」,零碎、拆散、可有可無。換言之,臺灣的高中學生再也學不到完整的中國歷史,他們在教科書中看到的「中國」,是一個鬼魂似的陰影,飄浮不定的破碎殘葉。

蔡英文臺獨政權已橫下了惡心,要以完全無中國的臺獨歷史教育,走到文化教育臺獨的終點,下一步就是推動法理臺獨橫空出世。除非韓國瑜能勝選總統,而且不像馬英九一樣昏沈,而能把近三十年來的邪惡臺獨教育徹底根除燒盡,重建中華民族的國民教育綱領,否則臺灣將會成為精神人格虛無墮落、諂媚帝國主義的荒蕪之島。

或許這樣的發展,是一種正反辯證──否極泰來、剝極而復,然後臺灣才能最終迎來真正的光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