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7日
|
壬寅年六月初九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社論 > 正文

民進黨手捋虎鬚終不悔?

作者 | 主筆室
主筆室:《遠望》雜誌

自從蔡英文2016年5月就任以來,臺獨陣營以「民意」為後盾,追殺國民黨、深化臺獨教改、加強去中國化,屢出新招。但是,蔡英文本人卻一直堅持「維持現狀」的說法,彷彿她只是另一個無所作為的馬英九,一切以守成為目的。在蔡英文當選前後,兩岸有人「聽其言」而誤信她是綠營裡的保守派或務實派。在大陸對臺系統內,甚至有重量級學者直到蔡英文上台以後,仍然認為她對大陸具有「善意」,值得期待。直到今年5月初,蔡英文提出「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的「三新」主張,大陸才最終確定她不會完成那份「未完成的答卷」。今年7月,在大陸全國臺研、全國臺聯、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研所聯合舉辦的「三臺會」上,大陸因此提出了「融合發展」、「統一時間表」等新主張。然而,直到今年的「國慶講話」,蔡英文還在重申她「維持現狀」的「承諾」不變。看來,她還想繼續發揮「維持現狀」主張的欺騙作用。

那麼,她所謂的「現狀」,究竟為何物?

 

攻擊性的「維持現狀」

回顧蔡英文奪取政權的手法,她的策略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利用口頭接受「一中」的馬英九當局作為掩護,極力操弄、改變臺灣輿論氛圍,使臺獨成為臺灣社會的主流民意;然後,她再藉著綠化的「民意」支持,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而當選執政,使「兩國論」取得高度的政治正當性。換言之,她的當選,已經改變了兩岸關係原本的「現狀」(兩岸皆承認共屬一中),而造成了一個新的「現狀」(臺灣選民選出了不承認一中原則的臺獨政權)。因此,她在確定有把握勝選之後立即提出「維持現狀」,實際上只是要大陸承認並接受她已經成功改變後的「現狀」(臺獨在臺當政),而完全無意回到馬英九任內的原有「現狀」。我們認識到這一點,就應知道蔡英文口中的「維持現狀」,實際上是攻擊性的──有如當年日本侵略中國時,一方面步步進逼,一方面不斷要中國吞下新的侵略後果、接受新的「現狀」。

正因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是攻擊性的,她就任以來,鞏固臺獨當政「現狀」的政策作為便接二連三,層出不窮。例如:加強與美日反華政客的聯繫與合作、追討國民黨「黨產」、任命「兩國論」大法官掌控司法院及釋憲權、取消歷史科書中的「中國史」、降低國文教科書文言文比例、研議將「中文」併入「華文」等等,無一不是在要害處下刀。整個臺灣在她帶領下,奔向臺獨,勇往直前。

蔡英文如此堅持否認「兩岸同屬一中」,且「不在壓力下屈服」(蔡英文語),自然深受美日反華勢力青睞。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期刊在去年12月就將她列入2016年百名全球思想家(Global thinkers)名單上,推崇她「不向中國磕頭(kowtow)」,敢於「Poking the bear」(捅熊)。英文的「捅熊」相當於中文裡的「捋虎鬚」,都是對吃人猛獸的挑釁行為。《外交政策》如此稱許蔡英文,確實符合蔡英文在臺獨之路上的強硬作風。

蔡英文不是陳水扁那種流氓無賴型的政客,而更接近於老謀深算、「忍準狠」兼顧的李登輝。她固然絕不會放棄臺獨的目標,但是她也深知權衡輕重緩急。因此,她在有利於臺獨長期執政的實質問題(如追討「黨產」、深化教改)上決不手軟,但她對只圖一時之快的表面作為則很懂得拿捏。所以,她固然是在戰略上捋虎鬚(堅持臺獨),但她在戰術上極為謹慎,決不輕易使自己陷於被動。在她領導下,臺獨的「捋虎鬚」行為有的是實,有的是虛,不能一概而論。

最近有兩則新聞,可以用來說明蔡英文的謀略。其一,是新任閣揆賴清德公然在立法院宣揚臺獨;其二,則是蔡英文自己在民進黨全代會挑起的修憲議題。

 

賴清德只是蔡的棋子

蔡英文和賴清德都是臺獨分子,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但是,二人差別在於蔡始終維持語言上的曖昧,不直接提出臺獨主張,而賴則從不掩飾其立場,甚至在大陸也不改口。早在2014年6月7日,當時的臺南市長賴清德造訪上海復旦大學,就公開提出臺獨是臺灣社會「極大共識」,即使解決了民進黨的臺獨黨綱,也沒有辦法解決臺灣社會主張獨立的主張。2015年9月底,他在臺南市議會答詢時,一連說三次「我主張臺灣獨立!」今年7月,他接受電台專訪時澄清他的「親中愛臺」主張時,再表示「兩岸關係是國際關係」,他主張臺灣獨立,不管在任何職務上,都不會改變。就在他如此明確表態後,蔡英文任命他為閣揆。果然,賴清德在他的新職務上,依然於9月26日在立法院中揚言:「我是主張臺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但也是務實的臺獨主義者。」由於賴清德是蔡英文在黨內最大的競爭對手,對於賴被任命為閣揆,以及蔡英文並未公開「糾正」賴揆的臺獨言論,有些人認為這表示蔡英文已被黨內臺獨派「綁架」。實際上,這是低估了蔡英文。

正因為賴清德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鮮明臺獨言論,使他已成為大陸不可能接受的臺灣總統人選。賴的存在,對蔡英文來講,主要作用是凸顯蔡英文的「溫和、理性」,逼使大陸忍受蔡英文較為「隱晦」的臺獨立場。因此,蔡當然不會也不需冒著得罪深綠臺獨的風險去「糾正」賴的言論。此外,從李登輝在1997年修憲取消立法院的閣揆同意權以後,行政院長的任免就成了總統的專屬權力,正好用來玩弄政壇人事。如果某人被任命為閣揆,表面上是升官,但實質上更可能是被總統用來消費掉其潛在的競爭者。這是為什麼迄今沒有任何一位閣揆後來能當上總統。換言之,蔡英文任命賴清德為閣揆,還「容忍」賴在立法院放言高論,除了可對大陸反襯她自己的「中庸」,將來在必要時(大陸壓力增加時),還隨時能以賴為犧牲品,免去其閣揆職務,作為表面上對大陸的退讓,換取大陸的相對讓步。所以,蔡英文不但沒有被臺獨綁架,而且她正在順勢利用賴清德作為對大陸討價還價的棋子──這正是比蔡英文還溫和的林全所沒有的「功能」。

其實,這正是李登輝教給蔡英文的搞臺獨原則:以「黑臉」反襯「白臉」,逼使大陸兩害相權取其輕者。李登輝在當總統時,就曾以「奶水」(政經資源)喂養民進黨(臺獨),誘使大陸因此容忍當時他所主張的獨臺。後來在民進黨陳水扁當選後,李登輝組成臺聯黨,自己下海扮演激進臺獨,以反襯阿扁「四不一沒有」的溫和理性。作為被李登輝一手提拔培養的愛將,蔡英文對這種手法自然心領神會。於是,除了取代臺聯黨的時代力量,連黨內同志也被她拿來當「黑臉」棋子運用。我們可拭目以待:究竟是賴綁架了蔡,還是賴誤上了蔡的賊船?又或者他們就是「同舟共濟」演雙簧?

 

修憲是討價還價的假議題

蔡英文在9月24日的民進黨全代會上說:2015年的修憲功敗垂成,而臺灣人民殷切期盼一個「權責更相符、分工更清楚、各級政府更有效率的政府體制」。此說一出,立即吹皺一池春水。不論贊成或反對者,大多摸不清楚蔡英文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關於修憲,有三個關鍵問題需要考慮。

其一,中華民國憲法剛性之強、修憲門檻之高,已經使修憲幾乎成為不可能的任務。根據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憲法之修改,須經立法委員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決議,提出憲法修正案;公告半年後,經自由地區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複決通過。」因此,要立法院通過憲法修正案,不但需要綠營立委一致同意,還要爭取藍營立委支持,這就注定修憲案無可避免是「包裹修憲」,必然夾帶許多雜七雜八甚至風險極大(因此爭議性也極大)的條款。其次,在修憲案公告半年(也就是吵嚷半年)後,還要經過超過939萬人(以2016年大選時合格公民數1878萬計)在公投中投下同意票,才能通過。自總統直選以來,迄今得票最高者是2008年馬英九的766萬票,也還差173萬票才能通過修憲案;若以蔡英文自己在2016年得到的689萬票計算,則差距更大到250萬票。可見修憲之難,難於上青天。

其次,正如本刊2016年9月號〈蔡英文的法理臺獨3.0〉文中所言,民進黨現在已經完全掌握了立法權與釋憲權,根本不需要制憲或修憲,就可以將「兩國論」透過立法、修法貫徹到現行法制之中,完成「法理臺獨」大業。而且,大陸對這樣的漸進式「法理臺獨3.0」難以畫出紅線,因此更容易完成。至於蔡英文所言「權責更相符、分工更清楚、各級政府更有效率的政府體制」,哪裡是蔡英文在意的事?她現在有權無責,跟李登輝、陳水扁一樣,等於「有任期的皇帝」,那需要修憲來增加自己的權力鐐銬?

其三,正因為避免不了「包裹修憲」,而且需要高度動員選民,因此修憲就如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啟動就難免失控。民進黨立委蘇巧慧在蔡英文倡議修憲後,立即在立法院提出將兩岸關係定義為「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修憲提案。此一將「兩國論」入憲的提案雖然暫時被擋下,但已驚動了對岸。大陸立即提出警告不可明踩法理臺獨紅線。很顯然,這次修憲倡議也會跟上次一樣,雷聲大雨點小,最後胎死腹中。

那麼,蔡英文為什麼會在此時提出這樣一個難度高、沒必要、風險大的修憲倡議?

就在蔡英文提議修憲的同一天,「保外就醫」的陳水扁不甘寂寞,對臺灣研究基金會舉行的「總統直選與民主臺灣研討會」提出書面講稿,文中承認:「依我的觀察經驗,歷來修憲幾乎都是為政治需要的目的。執政黨為了本黨的最高政治利益,經常透過修憲來謀取一黨一己之私」。陳水扁曾經是蔡英文的上司,豈會不認識蔡的人品?那麼,蔡英文的「一黨一己之私」又是什麼?

就在這次民進黨全代會上,有超過85%的黨代表連署提議特赦陳水扁,這根本是逼蔡表態。回想2008年5月20日馬英九就任總統,而蔡英文也在同日就任民進黨黨主席。從此,蔡花了8年時間才使民進黨從阿扁一家貪腐造成的災難中起死回生,她當然知道特赦阿扁對民進黨執政意味著什麼。因此,蔡英文在該黨全代會上提出的憲改主張,怎麼可能真是「為臺灣打造一個更可以完善運作的民主憲政體系」?她的意圖就是轉移黨內焦點、緩解赦扁壓力。阿扁深知蔡的用心,於是在同一天發表題為〈內閣制未必不好〉的講稿,提出蔡英文必然反對的「內閣制」,來反制蔡藉修憲議題轉移赦扁案的壓力。我們看到陳水扁在此文中「痛切陳詞」,裝得老成謀國來掩飾自己的「一己之私」,深覺這倆人果然是一丘之貉!

此外,蔡英文在此時提議修憲還可能有一層考量。中共的19大即將召開。各種跡象都顯示在此次大會後,中共中央很可能會改採更強硬的對臺政策。蔡英文若要「維持(執政)現狀」,就必須說服大陸願意容忍她的政權。那麼,她就需要持有與大陸討價還價的籌碼。從這一點考慮,顯然一個在政治上毫無必要(但大陸又非常介意)的修憲案很適合充當此一角色。蔡英文可以藉著修憲案來炒作各種可以刺激大陸的議題,然後在必要時停止推動修憲來假裝善意,試圖換取大陸的讓步。因此,她明知修憲難度高且沒必要,卻要在「國慶講話」中「正式邀請各政黨領袖坐下來談」,以勾引向來只會拿香跟拜的藍營政客,共同延續「修憲」的熱度。

也許有人會以2015年時蔡英文對修憲的積極態度來對比,相信蔡英文這次倡議修憲的「誠意」。但是,不要忘記當時馬英九還在台上,民進黨雖然在2014年底的九合一(地方)選舉中掌握了主流民意,但還需要為2016年大選不斷炒熱選情。此時,昏庸的藍營政客為了「一黨一己之私」突然主動提出修憲,民進黨當然會承接此一議題。只要立法院能夠通過修憲案,如果修憲公投居然成功,等於「公投」第一次過關,對未來的臺獨自決大有助益;而即使修憲公投不成,那長達半年以上的修憲炒作,以及最後的「公投綁大選」,也必然有助民進黨2016年的選情。然而,那次修憲案「不幸」未即時通過立法院,使民進黨若有所失。「幸好」,在國民黨「換柱」自亂陣腳之後,民進黨贏得了2016的全面執政,等於已由民意肯定了其臺獨主張,相當於一次臺獨公投。在此「新情勢」下,修憲──不論最終成敗──都已失其必要。甚至綠營如要「演練」真的公投,也可藉著修公投法來降低門檻,甚至納入憲法規定事項(反正大法官不會宣告其違憲)。因此,現在蔡英文再提修憲就顯得異常虛偽。

綜上所言,蔡英文此時縱容賴清德的臺獨言論,以及主動提出修憲案,都有可能是為了提前因應大陸19大以後對臺政策轉變。蔡這兩項「捋虎鬚」假動作,只是以「假裝進一步改變現狀」,以便換取大陸願意「維持」她早已改變成的臺獨執政「現狀」。這是以假的戰術前進動作,掩護其真正的戰略目標:維持(臺獨執政)現狀。只要臺獨能持續執政,不但能繼續在島內深化法理臺獨與文化臺獨,還可能以其執政「時間」換取臺獨國際「空間」。我們不能只顧著反對蔡英文在戰術上的「捋虎鬚」假動作,而輕忽了她念茲在茲的戰略目標:「維持(臺獨執政)現狀」。

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才是真正的、從未停止的「捋虎鬚」。只有看穿蔡英文「維持現狀」的障眼法,力圖改變臺獨執政的「現狀」,才能有效改善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