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6日
|
甲辰年五月十正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琉球遠望 > 正文

臺灣學界對琉球研究的盲點

作者 | 程志寰
程志寰:北京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國際關係學系博士生

琉球王國自古與我國保持著密切關係,不論在王朝制度、耕作技術、商業貿易層面都有著廣泛、深度的合作互助,中國甚至在琉球因航海技術不發達而造成貢使往來之障礙時,派遣深諳造船航海技術的閩人三十六姓移居琉球,予以協助。中琉關係的歷史,不僅體現中國作為天下秩序中心的天朝所展現之「厚往薄來」精神,也象徵中國對周邊小國不因強而霸的道義作風。

1609年日本薩摩藩入侵琉球,逼迫琉球也向其朝貢,並以此獲得中琉貿易的收益。19世紀西力東漸後,日本瞭解到西方國際政治的「叢林法則」,以及對待弱小國家的「霸道」作風,遂逐步將琉球「廢國置藩」、「廢藩置縣」,予以併吞。儘管規範戰後秩序的《開羅宣言》明文規定日本將被驅逐出所有「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然而琉球人民的權益卻在美、日兩國的私相授受下再次犧牲,如今不僅長期遭受日本的歧視,甚至淪為美國在亞洲軍事部署的前哨站。

琉球與臺灣命運相似,同樣都在中國國力衰弱時,遭外力侵略、併吞。雖然琉球今天受到美日兩國的不平等待遇,且違背當地人民愛好和平的天性而成為軍事重地,但對長期以來不斷追求「去中國化」以及期望透過美日干涉而獨立的臺灣社會來說,或許被美日所占才是「一大幸事」。在這樣的背景下,追求「去中國化」,又「極度媚日」的臺灣學術社群到底如何研究、看待琉球問題,實乃值得關切思考之事。

去年(2016年)12月9日臺灣中研院社會所特地邀請兩位冲繩大學的學者來講解如何研究琉球。此二位學者並非琉球人,而是在冲繩大學任教的日本人,因此,若在他們的琉球研究中因維護日本利益而出現盲點,也不足為奇。

 

冷戰格局下的亞洲與冲繩──若林千代

與會的若林千代教授從亞洲的冷戰格局來探討琉球的基地化問題。她引用韓國學者白永瑞的話,認為琉球在世界史中是處於「雙重邊緣化」(Double Marginalization)的地位,亦即:冷戰時期的東亞本身就是東、西歐意識形態對抗之延伸,而琉球與日本、朝韓分裂、兩岸分治、香港與澳門等問題,則又是這種壓迫深植東亞的代表。

然而在論及琉球近代史時,若林教授卻刻意淡化日本對琉球的惡意侵略、併吞,而是將琉球近代的悲慘遭遇詮釋為美國亞太戰略下的犧牲品。若林認為美國當時的亞太戰略背景有兩項:一、以日本為跳板,布局朝鮮。二、以琉球為基地,布局臺灣與菲律賓。透過此種策略將亞洲大陸包圍住,並以太平洋上的中繼島嶼作為補給線,維持其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她以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為例,強調當日本出征懲戒臺灣番人時,美國的駐廈門領事李仙得(Charles Le Gendre)及駐日公使德隆(Charles De Long)都隨軍參戰,且在其中促進(promoting)清朝與日本間的不和及衝突(discords and conflicts)。

若林認為二戰後及冷戰背景下的美軍占領,導致了當今日本與琉球的諸多問題。她提到如1945年4月冲繩戰役前盟軍發布的《尼米茲公告》(Nimitz Proclamation),是為了戰爭時期的軍事占領之需而發布,當中的條例多數違反人權。如第六條規定「所有政府、下級政府、鎮、村或其他公務員和聘僱者」,應持續「服從我(尼米茲)或我委託給美國武裝部隊的命令」。這樣的戰時公告在戰後依然持續對琉球人民有效,且成為美軍占領琉球的法律依據,引發琉球人爭取平等權的社會運動。

據知情人士指出,當有人提問若林教授「琉球人」(Ryukyuan)與「冲繩人」(Okinawan)兩種說法在琉球有何區別時,她指出琉球人對這兩個詞彙基本上是「通用的」(interchangeable),但「琉球人」此詞彙具有兩種意涵:一、代表老一輩(old generation)對獨立(independent)、和平(peaceful)的琉球王國時代的思念;二、具有不受現行法律規則拘束之意(out of civil rules/laws)。此處法規指的是日本國內法規,也包含美國在琉球實行的軍事法規。

4fe06225-8bd0-47d5-a17a-92ca232599cc.jpeg

若林千代將琉球近代的悲慘歸咎於美國的亞太政策,淡化日本在歷史上對琉球的殖民和文化滅絕。

 

當前沖繩反美日的社運──星野英一

另一位星野教授則從目前琉球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出發,說明為何琉球人會發起眾多反抗美日的社會政治運動。他首先舉出冲繩縣知事翁長雄志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上的發言為例,指出琉球人的人權長期受到基地化問題的不公平對待,翁長知事認為「冲繩僅占日本領土的0.6%,美國在日本的軍事基地卻有73.8%集中在冲繩」,而琉球人長期生活在軍機意外事件、婦女遭性侵害及受汙染的環境之中,權益一直遭到忽視。

星野提供了許多數據說明琉球人的困境,如截至目前為止在冲繩發生的大大小小意外案件共有5833起;琉球人民從「基地化」獲得的經濟效益只占總體的4.5%左右。種種對琉球人不平等的壓榨,激起琉球人民不斷組織社會運動進行抗爭。然而星野也認為除了基地問題之外,琉球的社會、政治運動也開始針對其他各種不同議題發展。他指出:48%的琉球人認為與日本本島人之間主要的不平等在於收入(income);24%認為在於基地(base)問題;17%認為在於求職(job)問題,顯示出基地問題在年輕世代的心中不是最重要的。2007年爆發的大規模示威主要針對歷史教科書對冲繩戰役的史實修改問題;2011年福島核災發生後,琉球人民也開始擔心琉球的自然環境、海洋資源遭軍艦、軍機汙染等問題。

47afda49-2b9d-4b46-823a-31d50dea3677.jpeg

星野英一列舉數據說明琉球人所受的不平等待遇。


臺灣學術社群的琉球研究架構──彭保羅(Paul Jobin)

中研院社會所的彭保羅總結,認為琉球研究以及建立琉球與臺灣的連結性,可從四個架構出發,分別是:

一、帝國的中心與邊陲關係:臺灣作為中華帝國的邊陲島嶼,而琉球亦為美日聯盟的邊境,兩者皆受到帝國的不平等對待。

二、追求獨立或追求自主性:琉球在美日壓榨下爭取獨立或更多的自主權,類似於臺灣在中美兩國的箝制下追求獨立,以及香港受中國的壓抑而爭取民主。

三、後殖民研究:作為日本帝國主義時期西進與南進的跳板,臺灣與琉球擁有同樣受日本殖民、為日本作戰的歷史記憶。

四、冷戰結構:世界局勢從美蘇對抗的冷戰,走向美中對抗的新冷戰。臺灣與琉球再次成為兩極體系下的前哨站。

 

研究琉球問題需要同情的理解

據悉,會上有臺灣學者(何明修)提出金門、馬祖在冷戰結構下作為中華民國抗共前線的軍事基地,與琉球對日本的意義類似。然而,金門、馬祖的居民所受到的是主要是經濟上不平等對待,亦即汲取當地資源,建構防禦工事。而琉球居民除了經濟上的歧視外,還受到美國、日本在種族上的歧視。如去年(2016年)10月18日琉球人在抗爭美軍建造直升機停機坪時,遭日本警察以「支那」、「土人」等字眼羞辱。而星野也指出根據日本國內調查超過50%的琉球人認為解決基地問題不能減少日本本土對琉球的歧視。種種跡象顯示日本人根本不把琉球人視為平等的同一民族看待,而琉球人肯定也清楚地體認到這一事實。

a03c616d-6c27-4ce1-93db-29de141e37b1.png

彭保羅將「臺獨」與「琉獨」相提並論,忽略兩者完全相反的本質。


正如彭保羅在比較臺灣與琉球的「戰後政權的創傷記憶」(Trauma memories of post-war regime)時所述,琉球人一直與日本右派在冲繩戰役的問題上有著劇烈摩擦, 而臺灣則在不同族群中存在著不同的記憶,如在慰安婦議題上國民黨政權將其視為創傷記憶,但「支持獨立的黨派」(pro-independence partisans)卻與日本極右派(extreme-right)一樣否認(reject)這件事。在近年臺灣政治、社會氛圍「唯獨是從」、「獨立是天生自然」的狀況下,這種將「戰後創傷記憶」忘卻,及刻意美化日本殖民時代的行為更是隨之擴散也隨處可見。正因「琉球獨立運動」在政治上追求脫離外來的日本統治,在文化上追求「去殖民化」,而臺獨則反其道而行,在政治上尋求脫離母國,在文化上追求「再殖民化」。是故「以獨為尊」的臺灣學界很難真正以同情的理解來感受琉球人民的悲慘歷史,當然也就無法真正看懂琉球問題。

總之,臺灣正在加緊進行大刀闊斧斬斷文化根源的「去中國化」運動,導致臺灣學界無法認識到同為「帝國邊境」,琉球遭到了美、日帝國無情的迫害,而臺灣卻曾是「19世紀中國最先進活動的發生地」。他們也無法理解為何老一輩的琉球人民如此緬懷那個作為中國藩屬的獨立、和平的琉球王國。並且,他們也絕對無法認清當自己擁抱、歌頌「美霸日殖」時,對琉球人民感情上的再次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