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6日
|
辛丑年八月廿十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

作者 | 編輯部
編輯部:《遠望》雜誌

2013年秋,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落成(景觀見本期封面)。這是一處專為紀念在臺犧牲的無名英雄而建的烈士公園。所謂無名英雄,因為他們都曾是身分不為人知的、中國共產黨隱蔽戰線上的特工,而且往往家屬連他們的犧牲也不知道。1949年前後,中國共產黨為儘早結束內戰狀態,以實現全國基本統一、國家開始步上民族復興之路,先後對臺島組派了1,500餘名隱蔽戰線戰士。年底,國民政府撤遷臺灣,蔣介石立即在臺島掀起共產黨大清洗,一時風聲鶴唳。短短幾年內,1,100餘名特工即因身分暴露,慘遭槍決。其網絡,包括支部及臺灣各地自發的左翼組織,亦被大舉破獲。最重要的是,反對內戰、力主兩岸統一和平建國的愛國人士,從此噤聲。


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上立有四個塑像,人物由右到左分別為涉及「吳石案」的聶曦、吳石將軍、朱楓、陳寶倉將軍。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四立像所塑人物的說明。

(上圖)換個角度看廣場正中央的四立像。
(下圖)四立像所塑人物,由左到右的說明。


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上立有四個塑像,人物由左到右分別為涉及「吳石案」的陳寶倉將軍朱楓、吳石將軍聶曦;1950年夏,四人一同成為了馬場町槍聲下的亡魂。而「吳石案」則以其所涉政府部門之關鍵、事務之敏感,涉案人員官階之高、與蔣介石互動之密切,在臺灣成為史上最重大的「匪諜案」,而震動朝野。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從入口沿階梯拾級而上,可看到側壁鐫刻了許多姓名。

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從入口沿階梯拾級而上(左圖),可看到側壁鐫刻了許多姓名(右圖)。


廣場階梯側壁,則為那個大時代留下了800多個兩岸英魂的姓名(儘管因為考證不易,難免疏漏)。如今,部分烈士的屍骨仍埋在臺北市六張犁,維持當年槍決後草草埋下的樣子,有的小墓碑上甚至未見具體姓名。


臺北市六張犁還留有幾百具當年白恐槍決後草草埋下的屍骨,墓碑上有些甚至沒有墓主姓名。

臺北市六張犁還留有幾百具當年白恐槍決後草草埋下的屍骨,墓碑上有些甚至沒有墓主姓名。紅漆,是1993年以後「臺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開始在附近一帶搜尋,並協同死者家屬整理、追蹤,才確定為白恐受難者墳地,並陸續漆上的。


所幸者,四立像身後的碑牆,牆背碑文如下,總算為他們立足大義甘冒險厄而奉獻生命做出了最好的註解:

夫天下有大勇者,智不能測,剛不能制,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朕朕:通「徵」,即「預兆、徵兆」之意。無朕:意指沒有預兆,很突然。
 但,蘇軾《留侯論》原文:「古之所謂豪傑之士者,必有過人之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鬥,此不足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據此,或以為「朕」應改為「故」。
加之而不怒,此其志甚遠,所懷甚大也。所懷者何?天下有饑者,如己之饑;天下有溺者,如己之溺耳。民族危急,別親離子而赴水火,易面事敵而求大同。風蕭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敗,或囚或歿,人不知之,乃至隕後無名。
  銘曰:嗚呼!大音希聲,大象無形。來兮精魄,安兮英靈。長河為咽,青山為證;豈曰無聲?河山即名!
  人有所忘,史有所輕。一統可期,民族將興。肅之嘉石,沐手勒銘。噫我子孫,代代永旌。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碑文。

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碑文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大陸方面興修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廣場,不獨體現當代對當年在臺奮戰的英烈們的追念,正也反映當前大陸方面對兩岸統一的日益重視。因為,這是中國共產黨執政後無可迴避的歷史責任,也是繼中國站起來、富起來之後,繼中國強調「發展安全」之後,其終須進行的任務。而也唯有重新重視統一進程,才真正適足以安慰這些亡靈。

20世紀上半葉,在國家多事之秋、民族危亡之際,一身正氣、滿腹才華的吳石報國無門,經過徬徨與探求,終於決定反對蔣介石國民黨對外不積極禦侮、對內不致力團結的作法,參與到中共倒蔣的復興中國之路。最後慷慨就義。何池教授研究臺灣共產黨多年,本期《遠望》特刊出何教授〈一掬丹心在 虎穴藏忠魂──記吳石將軍〉一文,與讀者共享,以期透過吳石鮮為人知而又傳奇的一生,體會其心路歷程與使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