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6日
|
壬寅年七月十九
連載首篇 | 上篇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時論短評 > 正文

改革開放以來最嚴重的外交事件

《臺北法案》

作者 | 儲建國
儲建國:大連海事大學公共管理與人文藝術學院教授兼院長
2020年4月10日 #臺北法案  

一個新型大國的成長總是伴隨著驚濤駭浪,重大外交事件則是波濤上的浪花,浪花的大小反映了力量撞擊的輕重。新中國成立到現在,我們碰到大大小小很多外交事件,最終都化險為夷,有的甚至變壞事為好事。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也碰到一些比較嚴重的外交事件,如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事件、中美撞機事件、銀河號事件等。能稱得上嚴重事件的,多與美國侵犯中國領土和主權有關。事件的大小一方面涉及侵犯的嚴重性,另一方面涉及對事件的關注度。前述三個事件不僅是嚴重侵犯中國領土和主權的事件,而且是被廣泛關注的事件。這次《臺北法案》的通過,就侵犯領土和主權的嚴重性來說,遠遠超過了前三次事件。

美國以國內法的形式正式承認臺灣是一個國家,這是公然地將中國一部分領土分裂出去,實同於對中國固有領土的侵略。然而,由於全球爆發新冠疫情,各國人民的注意力都在抗疫上面,沒有太多人關注這起嚴重的事件。美國政客也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想悄悄地蒙混過關。他們似乎部分地達到了目的。中國外交部門還是像往常通過涉臺、涉港法案一樣,表達了一番抗議,這事好像就過去了。外交部門似乎更多地關心美國政客有關新冠肺炎的言行,然後打點口水仗。涉臺涉美研究者對該法案也是不痛不癢地評論一下,似乎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廣大中國民眾也是成天關注疫情發展,很少有人去了解該法案的內容。臺灣民進黨政客則是歡欣鼓舞,內心狂喜而又慶幸,認為疫情危機是「臺獨」作業的重大機會,他們利用這個機會取得了重大勝利。

中國外交部儘管點出了臺灣民進黨以「疫」謀獨的詭計,但沒有刻意談論《臺北法案》的嚴重性,一方面可能是顧忌抗疫局面下美國人的心理,另一方面可能是不想刺激中國廣大民眾的神經。外交部官員和中國駐美使節不斷談論中美合作抗疫,好像沒有《臺北法案》這回事。這樣做似乎是著眼中美關係大局,著眼世界抗疫大局,但也蘊藏著很大的風險。一旦疫後中國人民回過神來,發現美國政客犯下的嚴重錯誤,發現中國領土和主權所受到的嚴重侵害,中國外交部門將要承受很大的壓力。

美國政府並非不清楚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甚至知道其所蘊含的戰爭風險。所以法案通過後,美國軍艦穿過臺灣海峽,內部做好了軍事戒備,白宮號召海外美國人盡快回國。國內很多人不清楚美國的用意,有的人懷疑美國要主動開戰。其實不然,美國是擔心《臺北法案》會立即引發戰爭,所以在軍事上、行政上做好預防。基辛格提醒美國要克制,在內政外交上要有個優先次序,其實也是對美國在疫情期間折騰可能引發外交危機的事件表示擔心。

在臺灣,即使在疫情期間,無論是民進黨,還是其他黨派,其實都意識到這個法案的嚴重性。黨內主要政客,不僅是民進黨政客,也包括部分國民黨政客,都看到了美中走向攤牌的火藥味,他們帶有政治本能地站在了美國一邊。江啟臣領導下的國民黨對美國通過《臺北法案》竟然也跟在民進黨後面表示感謝。該法案明確規定:「臺灣是一個由2300萬人組成的自由、民主和繁榮的國家」。這個是把民進黨關於「國家」的表述幾乎原封不動地寫進了法案。國民黨贊同這個法案,是對自己政黨理念的公然背叛,也違反了自己主導制定的「憲法」條款。這說明,隱性臺獨勢力在國民黨內占據了主流,並跟著民進黨走向了顯性臺獨。國民黨在對美國的感謝中還說臺灣是美國的堅定盟友,他們不會不清楚這句話的含義,這意味著他們站到了中國大陸的敵對面。在美中衝突的風險面前,國民黨部分政客與民進黨一樣,明確地選邊站。一些小黨領導人倒是誠實地公開講戰爭風險問題。柯文哲就提醒蔡英文要「避戰」。郁慕明更是感到戰爭迫在眉睫,建議大陸一旦動手,就要盡快完成,不要過多傷害臺灣民眾。然而,臺灣小黨力量太弱,大陸想在島內尋找支持統一的可靠政黨的努力遇到很大挫折。這也是中央做出某種決策時所考慮的一個因素。

大陸民眾目前對《臺北法案》沒什麼太大反應,疫情當然是主要的因素,信息傳播不那麼通暢也是個重要的因素。很多人知道《臺北法案》這個事,但很少有人去閱讀其具體內容,以為與以前的涉臺、涉港法案差不多,只是美國干預中國內政的又一普通法案罷了,不知道有關條款所具有的顛覆性含義。然而,就臺灣政客在疫情期間的表現來說,大陸民眾即使不清楚法案的具體內容,也對和平統一更加失去信心,支持武統的聲音越來越大。中國決策者所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即使不考慮事件的關注度,不考慮民眾的壓力,就外交領域本身來說,《臺北法案》也是非常嚴重的外交事件。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來說,除了表達最嚴重的抗議之外,撤回大使,降低外交等級都是合理的反應。如前所說,中國表現得非常克制,有評論者認為這表現了中國領導層的戰略定力。這可能有一定的道理,很多時候,少說話比多說話更讓人害怕。正如有大陸網友所說,不要跟臺灣人磨嘴皮子,準備好了動手就行。

我們不宜做過多的主觀猜測,只能就事件本身的性質及其可能的走向做點客觀的分析。拋開對具體國家的情感,就國際關係的一般規律來說,這個法案對於任何一個當事國來說都是非常嚴重的事件,而且一般都會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

那麼接下來的是,如果中美雙方都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是否都有意願阻止嚴重後果的到來?如果雙方有意願的話,能有什麼辦法?

疫情防控期間,雙方無心也無力處理這個問題。但有關部門不得不研究這個問題。其實辦法是不多的,而且雙方很難取得共識。就這個議案的顛覆性質來說,中方應該堅決要求美國廢除這個法案,而不是「不得實施該法案」,該法案一通過,就是一顆隨時可爆炸的炸彈,即使這屆政府不實施,以後的政府還是可以實施。在某種意義上說,法案簽署即為實施。因為一簽署,美國就在法律意義上承認臺灣是獨立於中國的國家,不需要什麼具體的實施行為。所以,除了要求廢除,別無他法。在目前的政治情勢下,美國基本上不可能廢除這個法案。因此,中國在堅持要求廢除該法案的同時,要提出捍衛國家領土和主權完整的具體要求。

如果有關具體要求都得不到滿足,那影響決策者的判斷就是只剩軍事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