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7日
|
辛丑年四月初六
(本篇文章還剩餘 100% 未讀)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時論短評 > 正文

說臺語切勿「青菜」

導讀連雅堂《臺灣語典》

作者 | 林金源 林金源 : 淡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遠望》雜誌社社長。
【編按】

本文轉載自《淡江時報》,2021年3月8日。

說「臺語」(應稱「閩南語」)蔚為風尚,但也產生令人擔憂的兩個問題。第一、粗鄙臺語氾濫,出口成「髒」者常不了解這些臺語的粗鄙語意,導致人云亦云。

誇張、吹牛,叫「畫虎爛」,正確寫法是「畫虎○」,指雄性生殖器。虎的性器比人大,「畫虎」表示吹噓。搞什麼鬼、你胡搞什麼,叫「創三小」,正確寫法是「創啥滫」。滫是洗米水,後指精液或女性性交分泌物。「創啥滫」是以男女的不當性交,比擬、指責對方的胡搞。出面講清楚、說明白,叫「踹共」,它是「出來講」的諧音、連音,而且是黑道、流氓叫陣的語氣,有教養的人不這麼說。

第二、閩南語都有對應的漢字,也服膺中文邏輯,但是很多字詞、典故大家不知,書寫時就隨意取個諧音字,導致以音害義,使得原具「表意」特質的中文,淪為「拼音」文字,中文的邏輯與優美遭受破壞。「畫虎爛」和「創三小」這些誤寫的辭彙,只保留閩南語的音,字面則看不出粗鄙的原意,一般人不查,遂朗朗上口。「出來講」何須「踹」?怎麼「共」?

蠻橫、不講理,誤稱「鴨霸」,但鴨子何辜?與此何干?連雅堂《臺灣語典》說:亞霸,謂不明事理,為訶責兒童之辭。《說文》:亞,惡也。

隨便、皆可,不叫「青菜」,連雅堂指為「請裁」—我沒意見,請您裁決。

撒嬌的臺語叫「ㄙㄞ」、「ㄋㄞ」,臺語專家陳玉慶依據元稹的詩「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認為可寫為「使泥」。

臺語是優雅的語言,更與中原文化有緊密連結。身處日據時代的連雅堂,擔心臺民遭皇民化洗腦,喪失民族精神,故發憤編寫此書,希望臺灣子弟藉由學習、保存臺語,尚能維持對於中國文化與中國的認同。今日臺灣也在推行臺語,但是推行的心態與目的,卻與連雅堂有天壤之別。兩相對照,豈不令人唏噓?